翌日清晨,宋宁早早摆好了早膳,姜云甫一坐定,木箸就已递至手边:“长姐,吃饭了。”

姜云接过筷子,瞅了眼:豆面饽饽,糖蒜芥皮,鸡汤银丝面。嗯,不错,都是她爱吃的菜。

姜云看着一脸期待的宋宁,不由弹了下他脑门,笑了:“快吃吧。”

宋宁摸摸额头,心满意足。

两个人吃的热火朝天,后厨的菱芝端来了一罐汤,走的扭扭捏捏。

“大当家,二当家,你们这几日辛苦了。这是我特意熬的羊肉汤,益气补血,你们尝尝。”菱芝放下瓷罐,轻声开口,一番话没说完,脸却先红了。

姜云留意到,她今天穿了件鹅黄的轻衫,整个人显得白净又秀气,边说话还边时不时拿眼偷瞄宋宁。

十足的小女儿情态了。

姜云不动声色的笑了笑:“菱芝啊,你给二当家盛一碗吧。”

菱芝听了这话欣喜不已。拿出白瓷碗,舀了碗色泽鲜亮的羊肉汤,轻轻放在宋宁手边,却不敢看他,声音柔婉的道:“二当家请用。”

姜云一边瞧着,宋宁还是那副万年不变冷巴巴的表情,从始至终,连眼皮都未抬一下。

菱芝有些沮丧的走了。

姜云默默摇了摇头,顿了半晌,还是忍不住开口:“阿宁啊,你如今渐大了,要学会对身边的人,尤其是女人,温柔一点,客气一点。”

“我对长姐很温柔啊。”宋宁不假思索的望着她,眼神无辜又诚恳。

姜云被他噎的愣了几秒,又语重心长的道:“你要学会对长姐以外的女人,也一样的温柔客气,比如菱芝啊,芸角啊。”

“你就把我想象成菱芝。来,你对我笑一下。”姜云循循善诱。

宋宁想了下,听话的照做了。

姜云看了他会儿,欲言又止,终于还是默默低下了头:“吃饭吧,凉了。”

第三日,姜云带着宋宁同行,在去青云县衙的路上,宋宁一直问她,到底准备比些什么?

姜云笑着反问:“阿宁,你觉得我们最擅长什么?又最缺什么?”

宋宁认真思索了会儿:“最擅长的是功夫,最缺的,应该是粮草和地盘?”

姜云瞧着他,有点欣慰,颇有长姐之风啊。

“可若比粮草和地盘,输了怎么办?”宋宁有点迟疑。

“他不是说内容规矩由我们来定?况且赢一场就算赢。”姜云挑眉,敲了敲刀柄:“一本万利的买卖。”

那小贼,太过张狂了。还想让她归顺?不赚的盆满钵满,都对不起她这青云县女混世魔王的名头。

“等下一进门,先给他个下马威!”姜云如是想。

到县衙的时候还未过晌午,被引进时,叶子楚一行已在堂内坐定了,主位上是个正在泯茶的年轻男子。

那人见着姜云进门,抬起头,放下茶杯冲她微微一笑:“姜大当家,久仰。”

声音悦耳动听,让人如沐春风。

姜云细瞧那男子,二十来岁年纪,面容清隽,没什么血色,一双眸子潋滟光华。明明身无华物,却有种说不出的气韵风流。

饶是姜云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但乍见对手这般温文尔雅、有礼有节,还是吃了惊,已到嘴边的“让那小贼滚出来”变成了“公子客气”,闷闷落了座。

“在下陆离,敢问姜大当家可想好了要比什么?”那男子给姜云添了杯茶,轻轻推过去,眼角带笑。

若非三言两语拉回到比试一事,姜云真的很难想象眼前这个温柔儒雅的翩翩公子会和那个提出狂妄自大要求的是同一人,不禁默默摇头:“当真人不可貌相。”

姜云将杯中茶一饮而尽,放下茶盏,落地有声:“功夫,地盘,金银。”

陆离还未搭话,左手座上的叶子楚已先跳了起来:“你想得倒美!”

姜云瞟了他眼,未置可否,听着陆离轻声道:“依大当家所言。不知怎么个比法?”

姜云清了清嗓子:“第一轮比功夫,十招之内,若能猜出我师出何门,便算你赢。”

姜云看着柔柔弱弱的陆离,一番话说得脸不红心不跳。

“好。”陆离替她续上一杯茶,应得波澜不惊:“不知这地盘是怎么个比法?”

“选定一地,双方各出五十人,你守我攻,我若攻得下来,这地界便是我的了。”姜云端起茶杯,佯作思量:“至于这地嘛,就选在……”

这地,当然得选在李庄了。

离青云寨数十里的距离,庄子富庶、人丁兴旺,探听官府消息,供应粮草物资,俱是上佳。

“就以青云县为注吧。李庄作为据点,倘若攻得下李庄,整个青云县都是你的。”

姜云正准备开口,就听陆离如是说,刚喝的一口茶差点又喷回了杯中,过了好半天,才拧着眉抬起头,形容十分勉强的样子:“嗯,暂且如此吧。”

顿了顿又道:“钱财的话,五箱黄金,五箱白银,都放在你这青云县衙的院子里,我若能顺利取走,便都算我的。”姜云比出个手势,有了前事之师,决定胆子大些。

“十箱黄金。”陆离不假思索的开口,笑容和煦。

“好小子。”

姜云算看出来了,他是压根就不觉得自己有希望会赢!现在就算赌皇帝老儿的玉玺,他怕是都能欣然接受。

果然还是这么狂妄自大的让人讨厌!

姜云压下心头怒火,皮笑肉不笑:“那便开始吧。”

叶子楚着人在院子里搭了个擂台,陆离冲早先那个击鼓的长者点了点头:“秦叔,有劳你了。”

那长者回了个礼,神情极是尊敬:“公子放心。”

姜云跳上擂台,活了活筋骨。习武之人,遇见旗鼓相当的对手,总是难免技痒。

双方互行抱拳礼,那长者收势时一掌直击姜云面门,挑开了攻势!

姜云偏头闪过,左手握拳,挟住长者胳膊绕了一圈,长者出腿时,姜云见势,化拳为掌轻轻一推,两厢退开了。

“陆公子,请指教。”姜云看着一旁的陆离,笑的玩味。

“武当太极拳。”陆离点了点头,心平气和的开口。

“我可不做臭道士,非也。第二招,看好了!”姜云挖苦道,凌空俯身,一掌打向长者脏腑,那长者提足一跃,倒转身子去击姜云天灵盖,姜云旋身迎掌,两人对了几圈,各自跃开了。

“青城山摧心掌。”陆离靠着木椅坐了,不疾不徐。

姜云有些得意的摇摇头,单脚站立,掠起膝盖去攻长者下盘。

那长者以拳迎击,二人身法速度都是极快,堂下众人眼花缭乱间,那长者突然制住她右膝向前一扯,姜云瞧着,横空扭身一转,稳稳挣开,借势落到了地上。

“丐帮的铁帚腿法。”陆离神情温雅,有些赞许的点点头,仿佛真是个无关紧要的看客。

那长者又主动攻击了几合,都被姜云一一化解,还是未显出真正师门。

“陆公子,可只剩两合了。”姜云摇摇手腕,笑着提醒他。

陆离还是气定神闲,笑着抬手,示意她继续。

那长者刚想来攻,姜云出掌阻止道:“且慢。”转身看向陆离:“我若是输了,便接受朝廷招安,那我若赢了呢?”

陆离微愣了两秒,旋即轻笑出声:“是陆某不周了,但凭大当家吩咐。”

姜云看着他那一顿,气都不打一处来了。

这是看不起谁呢?

望着他白衣飘飘,一派清风疏朗的模样,姜云心头突然起了戏谑,作出副吊儿郎当状:“我嘛,也不缺别的,但看你模样周正,我若赢了,你也不必在朝廷做什么劳什子小官了,且随我回去当个压寨相公吧。”

此话一出,包括宋宁在内的堂上众人都愣住了。

姜云看着陆离难得的表情管理失败,只觉心情一片大好。可过了几秒,忽又听他浅浅笑了下:“也好。”

姜云指节咔咔作响,心中不禁冷笑:“你倒是大方。”也好,看小爷回去怎么收拾你。

不再搭理陆离,姜云转身,一记弹腿攻向了长者。

那长者立臂相迎,姜云第二腿去时,长者沉腕,化拳为掌,制住她脚踝一个拖拽,姜云顺势在空中旋了一圈,再出左腿要攻他小臂,长者伸出右手轻轻一格,退了两步。

“少林北腿。”陆离笑着摇了摇头。

“小相公,看来你注定是要跟我走了。”反正撕破了面皮,姜云一脸讥诮,索性破罐子破摔。

语罢,刚要出手去抓长者咽喉时,一堆花花绿绿、滑腻弯曲的东西突然抛到了姜云面门前!她甫一看清,右手便已拔刀出鞘!

旋身后退劈杀,那物什被斩成三两段掉落在脚边,残躯尚在扭动,姜云退了两步,惊魂未定:“蛇!”

她从小就最怕蛇!刚刚一受惊,全然来不及思考了。

看着尚在滴血的刀尖,姜云感觉自己的心尖也快要滴出血来,只听得陆离轻声道:“不知落月刀宋雪柳是大当家何人?”

还是那样云淡风轻温和有礼的样子,就仿佛刚才这诡诈一招与他毫无关联一般。姜云气的差点一头栽倒在台上,又听他仿佛叹了口气:“到底是陆某福薄了。”

陆离瞧着她,一双眸子深藏笑意,似敛了万年陈酿般,让人移不开眼。

姜云气哼哼的收了刀:“还有两场呢,且走着瞧!”

喜欢君子有匪请大家收藏:(book.800wxw.com)君子有匪80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